文道 创刊号

文道创刊号,1980年11月创刊,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出版。

目录

目錄
1.發刊詞/黃昆福 封面裡
2.編者的話/編輯部 3
3.萬花爭妍•百家爭鳴/李三春 4
4.隨感兩則/賴文星 24
專輯:轉型期中的大馬華人社會結構
5.華人社會的回顧與探討/周福泰 6
6.華人社會面臨的挑戰和回應之道/譚亞木 11
7.走向統一融合的社會/非我 14
論壇
8.大馬華人的民族性 32
透視
9.國慶日與愛國主義/周x鈦 30
筆匯
10.大馬種族關係研究的探討/陳租排 30
論述
11.華人社會的矛盾和危機/溫任平 18
12.漢字簡化問題/陳寶武 44
13.好讀物難產/史輝煌 46
14.人類如何自救/蔡正建 49
訪談
15.訪水墨畫畫家重正山先生 25
16.搗蛋鬼/駝鈴譯 52
17.茨廠街/江振軒 57
18.洪爐中的藝術
兼寫陶藝家劉偉仁/李雅文 58
文以載道
19.歷史的餘緒/文跫 60


發刊詞
我先來說『文』。『文』之涵義,猶美也,善也。鄭注:『文,道藝也』。朱注:『道之顯者謂之文,乃禮樂法度教化之迹也』。
再來說『載』。『載』者,承也,勝也。易:『君子以厚德載物』。
繼之以『道』。『道』乃治也,理也,謂一定之理,人所共由之路也,其意與『導』同。論語:『道之以致…….道之以德』。
孔子說:『誰能出不由戶,何莫由斯道也?』就是說,人的生活,有必須順著走的一條大道。這條大道,就是優良的傳統思想和代表文化的優良的傳統精神。所謂『道』之正者是也。
朱子曰:『文所以載道,猶車之所以載物。故為車者必飾其輪轅,爲文者必善其詞說,皆欲人之愛而用之。』
唐代韓愈獨講文以載道,即是慷慨正言,說有益的,應該說的話。古人說韓愈能夠文起八代之衰,我們希望這個月刊將是道晉四族之和。
名正義明,文道月刊,乃可面試。
語文是人類最偉大的創作,也是文化演進的主要工具。文化則是一個民族的根底,也是這個民族精神上的依托。沒有文化的民族,或是拋棄自己文化的民族,將是失掉了靈魂的一群,對本身有如水上的浮萍;對社會將製造不安的因素;對國家則將帶來動盪分裂的危險局面。
多元種族的馬來西亞,其華巫英印等各族的文化遺產,和囘、孔、老、耶、釋等各大宗派的哲理,是國家建國成功的先天要素。各族人民,尤其是當權者亟應修養和具備豁達開朗的胸襟,廣大宏遠的眼光,盡量選擇和吸收各族文化的優良傳統,予以培養,使之相互交流而發揚光大,以為將來的國家文化撒下美好的種子。
我們可以想像到,幾千年來,這些文化,先先後後,傳入我國,播種滋長,其中雖多多少少,各自匯合吸收了本土文化的素質,而和其母體文化有了多少的差異。但可惜的是,大體上仍是『各自為政』,還不能也沒有發生連鎖性的交流,以致在獨立後二十三年,我國文化,尚處在塑造期中而未有定型,年來且使各族關係兩極化,拖延了全民的團結,也影響了建國的大業。這是一個嚴重且不容忽視的現象。
文化是人類群體生活過程中留下的千錘百煉的創造性的結晶品。其歷史的變遷,愈早期,愈遲緩,愈後來則愈快速,這是科學的定律。早期的原始民族的文化,也有其可取的良好因素,而歷五千年以上而猶生存的華裔文化,其今日之能成爲有數的世界文化主流之一,一定有其獨特的內在因素。
新石器時期的仰韶紅陶,龍山黑陶,和小屯灰陶;商周的鼎彝漆玉,貞卜書契;漢晉的石刻壁畫,文學書法;唐宋的瓷器緙絲,歷來的金石詩詞;儒家的哲學倫理;百姓的風俗習慣,衣食住行的生活方式;甚至五四運動以來的白話文學,多彩多姿的各種民間手工藝,這一切中華文化的總和,今天早成世界文化瑰寶之一。如果讓其在我國銷聲匿跡,這無疑將是國家一個無可彌補的損失。
今日馬來西亞的華裔文化,由於地理,經濟,和政治的不同,加之幾百年和民族的親善相處,語言習慣相互間之影響,已跟目前中國母體有了相當的差異,也必將因背景環境之不同,雙方各別的發展下去。橘逾淮而爲桔,北方香瓜,移植江南,則變南瓜。荊芥香卉,移栽北方,也失本味。就因水土環境大有差別的原故,這個移栽我國而成『桔』的果實,必須細加以照顧,改良其品種,增大其體積,香甜其滋味,豐富其菓汁,使之成為我國『文化果實』只要品種之一。這就是大馬華人文化協會宗旨第二項,也就是華裔社會,同時應該也是我國文化青年體育部本身重要的任務。
為着實行大馬文化協會宗旨第一項,即『為馬來西亞華人文化以及其他大馬民族文化之交流提供一項媒介』,再配合宗旨中第二項:『研究及提倡馬來西亞華人文化,使之成為馬來西亞國家文化的一個重要部分』,我們創辦了文道月刊,提供了一個新的『文化園地』。我們今天以非常謙虛的心情,抱著長遠的期望,把這申請經三載,醞釀好多時的『文道月刊』這一個文化寧馨見,交給了社會。
辦這個刊物的目的,一不爲牟利,二不是宣傳,三不滲政治,它是一個綜合性的寫作園地。我們非常誠懇的希望,社會上的『老囤』和『新農』,都能夠在這個新的園囿裡頭,創造出新的園藝,再以中華文化儒家哲學思想和華裔優良傳統,以及馬來西亞各族文化精華爲骨幹,大馬各族語文風俗習慣爲其血肉,而以馬來西亞當地環境背景爲其毛髮肌膚,最後以『馬來西亞』國家爲其靈魂,刪蕪去雜,配種接枝,栽種出新的文化燦爛的花朵,和文化甜美的『果實』。這一個新的花園,如能夠受到全國社會愛護,我國文化界人士加以耕耘和灌溉,將來的繁榮滋茂,相信必可實現。
在這文道月刊初創之時,我們要向全國文化界人士,我國華團,教育機構,報館,以及各文藝園地,希望多多指教,多多合作,多多愛護。
所謂『王道本乎人情,文道發乎人心』。
我們希望以發乎人心的『文道月刊』去向人民心田裡,播下文化交流、瞭解、忍讓的種子。
我們再度以興奮,期望和虛心求教的心情,奉獻這一個刊物。
就把這一話,當做一個新嬰的『啼聲』。


編者的話
進入八十年代,我國華人社會正面臨種種艱巨的挑戰,不論是在政治、文化、教育或經濟等各個領域裡,華人必須做出積極、主動的努力,才有可能趕上國家的發展主流,與友族同胞一起爲我們的祖國——馬來西亞的繁榮與進步,貢獻心力。
但是,在這十字路口的當中,華人社會何去何從?這是很值得我們探討的,也正是有識之士發出諍言的時刻。『文道』的創刊,也正順應了目前這種形勢,希望有識之士能多多爲『文道』寫稿,共同為華人社會、國家建設而努力。
創刊號專輯:『轉型中的大馬華人社會結構』。周福泰、非我、譚亞木三位先生的分析,相信有助我們瞭解華人社會結構的轉變,並作出檢討和反省,在迷惘、混沌中撥雲見日,認清方向,重建信心。
論壇:大馬華人的民族性,與會者相當坦誠的發表了他們的觀點,或許其中有許多『刺耳』的聲音,但良藥總是苦口的。
有關民族性的問題,見仁見智,很難訂立客觀或科學的標準。但是討論問題,有助於對事實的瞭解。會中所談及的宗教是否應作爲團結工具和鄉會幫派觀念應否廢除這兩項課題,相信會引起讀者與社會人士的興趣。
『國慶日與愛國主義』是周X鈦君對一篇在巫文雜誌所刊登的文章作出的反應。馬來社會的知識分子對華人存有許多誤解,希望『透視』(本刊考慮以華巫對譯方式刊出)這一欄有助華巫知識分子之間的溝通與諒解。
溫任平君的『華人社會的矛盾與危機』指出大馬華人現實社會的兩個徵狀和矛盾;陳祖排博士針對大馬種族關係研究的概況,指出其中之弊端,並寄望國家團結局及學者,能多朝著方面發展,以將學術研究益諸社會。『人類如何自救』和『好讀物難產』這兩篇文章所提出的觀點,很值得我們深思和反省。
翻譯小說『搗蛋鬼』在一定的程度上,放映了馬來社會的寫作者,對他們自身的環境和社會問題表達了深切的關注,充份的表明了他們對鄉土的深厚感情。
一份新生刊物如『文道』者,相信會有許多缺點和不完善之處,希望讀者針對本刊的內容、編排、設計等各方面不吝給予批評和建議。本刊將關出專門版位刊出讀者的來函。

书评

读后感

cover
wen2dao4-1
不详
1980年10月31日
繁体中文
64
请稍等,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