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

煜煜:《轻舟已过》,小说集,美里笔会丛书之十三。

目录

目录
1.序(之一)潘亚暾教授 I
2.序(之二)永乐多斯博士 IV
3.轻舟已过 1
4.春风化雨 23
5.圈套 45
6.血债冤情 59
7.尘缘 75
8.夜深沉 93
9.昙花萎谢 111
10.方曼玉 131
11.情牵 145


李隹容小说三集序
潘亚暾教授
马来西亚华文女作家李隹容(笔名煜煜)的第三本小说集《轻舟已过》荣获砂拉越“美里笔会”资助出版,并将于今年十一月举行推展仪式,这是海外文坛的盛事。喜讯传来,笔者欢欣祝贺。记得今年六月在泰京举办亚细安华文学文艺营,她以汶莱华文作家代表的身份与会(她在汶莱任教)。她的著作获得推荐奖,令人欣慰。记得多年前,煜煜访华,途径广州,曾来访我。因我出访而未遇,深感遗憾。虽迄今尚无一面之缘,但读其信,阅其书,深深为她的执着追求所感动,又为其教余坚持创作的坚韧不拔的精神所折服,更为她为东马和汶莱的华文文学的繁荣和发展所作的贡献所鼓舞而欢呼。近二十年来,我在研究台港及海外华文文学中,深知作家的甘苦、孤寂与无奈。煜煜约我为她的第三本小说集《轻舟已过》写序,这是赤道飞来的殊荣,岂能不欣然命笔?
南洋华文小说经过了低迷的时期。中国对外开放,文学恢复了生机。只小说一项也算硕果满枝。桃红李白,隹容研丽,灿烂无比。这样的文坛大气候,笔者窃比之“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意境。事有凑巧,也许是文人所见略同吧,煜煜的一篇小说恰好就题为《轻舟已过》。隹容略了“万重山”三个字,也许不无微意。本人附会,颇觉这三字讽示马来西亚华文文学发展历程的艰辛。未知读者以为然否。君不见,入选九篇中的压轴力作《轻舟已过》气格沉郁,岂不是回顾太平洋战争后期美里古晋地带英雄志士命运的艰辛,分化的痛苦,和结局的无奈?序文不宜喧宾夺主,只举三篇以概其余吧。
《轻舟已过》情节稍嫌芜杂,但这些又都有必要。当年一切都很乱,斗争经验不足,幼稚的冲动也多,不把真实环境的气氛写够写透,就不能把林文卓与汪玲惠的形象塑造完成。我们不用含糊的“革命”来表述历史运动的陈迹,只用“比况”来形容此篇众多人物角色颇象俄国小说《铁流》所表现的进步队伍由乱而治的磨练过程。东亚抗日基地在中国大陆和东南亚各国之有华人处(这是根据各处报导文学提供的信息而言)。《轻舟已过》写实终成了叙史。本人坚信历史是锻炼民众、筛选领袖的时空历程。拿着观点看《轻舟已过》这篇小说,它的二十来个积极斗士和巾帼女英成了“群众中集体的领袖”(此语逻辑悖论,但它避免了皇帝的出现),所以马来西亚文学胜过大陆的皇帝阴影文学。《轻舟已过》是了不起的“无皇帝文学”,煜煜思想境界很高。非但境界高,看问题往往能符合历史辩证法,进步青年分分合合,各走各路,是常规世相,不必一时法官定死案,话说太死了就被动。比如林文卓对汪玲惠,道不同闹翻了,不欢而散,最后见面时大家相对无言,让生活自做结论。这条主线被串组在千变万化的生活场面上,使小说的故事有戏剧性,处处扣人心弦。《轻舟已过》构思灵巧,也有小乱,瑕不掩瑜。笔者真心推介。
《圈套》似是间谍小说,而层层情节套叠,弄得局内人自己都昏头昏脑,不知该系属什么机构那个上司。作者把女职员宋淳美跟公司老板欧立强的关系写得似爱非爱,若真还假,似假还真,令人疑不能辨,落入痴幻之境。作者分五处叙说宋淳美的心理反应,她的情报工作一无所获,欧立强似乎掏心割肺地袒露,却又封锁了什么贩毒走私的信息似的。最后欧立强被捕了,宋淳美挨了当头一棒,瘫倒在床,喃喃自语:骗局、圈套。作者结语反问:“究竟谁设了圈套?又谁骗了谁”——本人觉得,这是马来西亚反毒品走私的文学写照。此篇文笔奇巧耐读。
最后看《血债冤情》,此篇可与《轻舟已过》叁读而获的信史的印象。太平洋战争过去五十多年了。南洋华人所受的战祸之惨烈,实在有过于大陆而无不及。时至今日,再谈“血债”也不至于用鲜血来偿还了。华人要自强不息,让侵略者不敢穷兵黩武。强大不挨打,我们正走在这条大路上。但愿中国境内外同胞连成一气,保卫家邦,保卫侨居弛,保卫世界和平。
小说集《轻舟已过》是近年马华最隹作品之一。煜煜文才畅茂,能适应多种题材,能构思多种不同的小说体制。她的才能,使评论界敢于期望继此书之后,再有四集五集小说隹作向世。
1998.8.19暨南园


序——永樂多斯博士
几年前,我在马大攻读学位时,为了论文的需要,曾经阅读了许多本地女作家的小说作品,之后,我也走访了她们本人,和她们交上朋友。远居砂拉越的煜煜,就是在这种情形下认识的。我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感觉上仿佛是多年相识的好友。记得王文兴教授曾经说过,他喜欢读散文胜过读小说,主要的原因是,读小说是一种费力的行为,必须“全心全力,眼皮都不敢多眨一下”。这样才能进入作家苦心经营的世界,我当时阅读煜煜和其他女作家的作品,也是抱持着这种态度,因此在她们的作品中和她成了深交。
煜煜基本上和本地多数的女作家一样,最爱处了理一般女性关心的,诸如婚姻、爱情、家庭、亲子等课题,着重的也是人间情——爱情、亲情、友情的刻画。她写作手法是传说故事的形式,主题明确,文笔流利,不过在技巧方面就稍嫌不足。
煜煜担任教职多年,肩负教育下一代的重责,可能是日常生活中常与莘莘学子为伍,也可能是使命感使然,煜煜喜欢探讨青少年问题,不论是亲子间的代沟,少男少女青涩的爱情,还是狂飙叛逆与现实的冲突对立,煜煜都写得相当深刻。
两年前,我到砂州演讲,在会场见到煜煜,她交给我一个大信封,告诉我里面是她的近作,准备结集出版,要我为她写序。我很佩服她在繁忙的教育工作中还不忘写作。为了想了解她近期写作的内容,当晚我在旅舍就开始阅读,而阅读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煜煜正在写作方面做新的尝试。
信封里的小说,有几篇是她过去常处理的题材;青少年问题和爱情故事,但是也明显看得出她有企图,想让自己从这个框框中跳出来。好比“轻舟已过”以逝去的爱情为经,但以白色恐怖为纬,探讨热血青年和社会的互动,进而反映大环境中,个人的无奈与渺小。“血债冤情”藉着主人翁的回忆,描述二次大战日本皇军的暴行,诉说不同人物的悲剧。为了要写好这篇小说,煜煜想必做了很多资料收集的工作。可惜的是,过分注意史实的报导,忽略了小说的艺术倾向,使得人物变得平庸,内容沦为说教,减少了感人的力量。
“春风化雨”,从题目上就知道描述的是师生的关系。煜煜塑造一个关心学生,爱护学生的良师,他不仅对学生有爱,也对青少年的心理有认识,在包容他们的同时,指引他们走上人生的康壮大道。
“春风化雨”的篇幅颇长,已有中篇的规模,煜煜的触角从学校伸展到家庭、社会。对家长、老师、教育体系,甚至社会国家都有期待。
“方曼玉”相形之下,篇幅短小得多,但也一样放映了青少年的问题,只是在这篇小说中,面对行为失序青少年的是遇人不淑的单亲妈妈,她在贫苦的环境,又没有家人同情,经济支援的孤苦中,养大了孩子。可是孩子却走上了歧途,不但赔上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也重创了母亲的心。在煜煜笔下,错误的婚姻,不仅会断送了女性的前途,也会“祸及子孙”。不过,要是女性懂得自立、自强,又有教育作后盾的话,她也还是能活得漂亮。煜煜的“方曼玉”一无所有,悲苦一生;“情牵”中的卓素心却截然不同。
素心的丈夫对她不忠,她采取主动和男人离婚,带着女儿生活。由于她受过教育,勇敢又好强,所以把生命经营得有声有色。只有这样一位“才貌双全”的女强人,在最后,在女儿的要求,丈夫的悔过“被动”情况下,还是选择了旧情再燃。或许在煜煜心目中,在多数女性的生命里,爱情,仍然是她们生活的全部?
“夜深沉”从另一个角度处理夫妻感情。感情弥笃的夫妇,因为丈夫的病逝,成为分散的鸳鸯。悲伤、痛苦不言而喻,但是最终有着坚韧生命力的女性,还是能捕捉生命中的阳光。这篇小说,煜煜显然是对丧父的女性勇敢面对人生的鼓励。在写作态度上有着正确的社会意识,但是,她在事件的铺陈上着墨太多,角色刻画相形之下显得薄弱,使得小说沦为表面的叙述,成为平铺直叙的散文,减少了感人的力量,也难引起读者的共鸣。
描写兄妹情的“昙花萎谢”也有同样的问题。其实,煜煜在这篇小说中,处理爱妹情深的兄长,梦到落水的妹妹平安归来的一段写的相当有感情,而小说中的虚实并立,梦境与现实交融也处理得很好,只是小说中许多不重要人物的出现,以及一些情节不必要的描述,让作品变得松散无力。我想,在裁剪以及人物的刻画方面下工夫,应该是煜煜今后在小说写作上要更上一层楼不可忽略的。
煜煜对周围的世界关心,对人充满爱心,对写作又有耐心,只要在技巧方面耐心琢磨,一定能创造栩栩如生的人物,深刻感人的故事,而这,将是身为她的朋友的我,乐于在最近的将来见到的。


后记
几经奔波,几番期待,《轻舟已过》终于展现在大家的眼前。
首先,我衷心感谢“美里笔会”为此书资助出版。
本书荣幸地邀得专门研究台港及海外华文文学的中国暨大学潘亚暾教授及研究马华妇女文学的永乐多斯博士写序,增色不少,谨致谢忱。
收集在此书的九篇小说,除三篇《昙花萎谢》、《方曼玉》、《情牵》为七、八十年代作品,其馀六篇均为近几年所写。
全集大致可分两部分。前半部五篇:《轻舟已过》、《春风化雨》、《血债冤情》、《尘缘》、《圈套》,是为较理性作品,下笔时有一种使命感。后半部四篇《夜深沉》、《昙花萎谢》、《情牵》、《方曼玉》则属于感性之作,写时纯是一种感情之驱使。
屈指一数,与文学扯上关系,前后已近三十载。间中生活上虽经历不少风风雨雨,精神上亦承受过极沉重的压力,然对文学的执着,写作的坚持,始终不渝。由阅读而投稿;由参加本地文学团体而与世界各国文友交流;由直抒胸臆而注意修辞、分析、内容、技巧;由风花雪月而注重历史价值,时代社会意义……这段心路历程,或可聊以自慰自勉。唯庸庸碌碌,力不从心,至今未能有所突破。
自七十年代开始,由于工作,我大部分时间旅居汶莱,1990年,加入了刚成立之“汶莱留台同学会写作组”,并担任理事职位迄今。另一方面,身为马来西亚公民,土生土长与砂拉越州美里省的我,顺理成章地也加入“马华作协”,“砂华作协”,“美里笔会”成为会员。是以,砂、汶两地举办各种文学活动,我均有幸参予。(汶莱国与砂州美里相邻,仅一小时多车程,我平日常两地往返,方便快捷。)也因此,国外一些我不看熟悉的作家,对我的“身份”置疑。
今年六月,承蒙“汶莱留台同学会写作组”厚爱,推选我为第二届“亚细安文学奖”汶莱国得主。喜讯传来,不禁受宠若惊,此等殊荣,但觉受之有愧。深深感激之馀,只盼自己今后再接再励,不断充实,自我提升,写出更好作品,为汶华文学多尽点力。同是,我亦希望对“马华文学”,“砂华文学”能有所贡献。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本书能顺利付梓,全靠C的鼓励和督促。大恩不言谢,为祈今后在学习领域及人生旅途上,彼此相互关照,携手并进。
1998.10.13

书评

avatar Tan Tze Chyng 2015年3月22日 《轻舟已过》 这篇故事中,作者大都用倒叙的叙事手法呈现。这篇小说描述的是大约九十年代时的砂罗越共产党其中一个参与游击队的男孩,即本... 详阅

读后感

cover
983-9473-03-4
煜煜
不详
美里笔会
1998年10月31日
简体中文
184
请稍等,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