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目南方:马华文化与马华文学话语

许文荣:《极目南方:马华文化与马华文学话语》,文学研究。

目录

目录
1.总序 I
2.序/林水檺博士 II
3.前言 1
第一辑:马华文化话语
4.从《总纲领》对马华文化的定义定马华文化的建构 28
5.从解构文化中国再论马华文化的建构
——兼答郑庭河同学 37
6.马华文化面向廿一世纪
——从九十年代的文化议题谈起 52
7.社会良心,时代眼睛
——当今马来西亚知识分子的挑战及其角色的再探讨 65
8.论“文明对话”:从“外在刺激”至“内在推力”的转化 73
9.新马来人与环球华
——兼评曾庆豹的《与2020共舞》 82
10.华人与形式主义 88
第二辑:马华文学话语
11.挪用“他者”的表述策略
——从殖民话语到后殖民话语的马华文学 94
12.霸权下的焦虑与抗争
——论潘雨桐“何日三部曲”的后殖民话语 122
13.“洁净的形体,污秽的灵魂”
——评黎紫书《天国之门》的批判意识 156


总序——拿督陈广才
发扬中华文化、倡导人文精神,是马大中文系毕业生协会的奋斗目标。为了落实这个目标,我们除了积极推动各种各样的文化与文艺活动外,也赞助马大中文系师生及系友作品的出版。
马华文化与马华文学是马来西亚文化的重要一环。马大中文系毕业生在工作之暇,执笔写作,为马华文化与马华文学发展奉献力量,自应受到鼓励与支持。通过赞助系友作品系列的出版,我们希望更多的马大中文系毕业生加入马华文化与马华文学的书写行列,并在前辈所奠下的基础上开拓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文化与文学的评论与鉴赏,是提升文化素养与开拓精神境界的一条重要的管道。马大中文系的毕业生有很多在学生时代已有写作经验,离校后依然笔耕不辍,而且累积了更丰富的生活经验,因此,作品更为成熟、更具魅力。把他们扥作品编印成册一飨读者,并借此激发人们追求崇高的生活品质与美好的人生理想,我们认为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建设性工作。
除此之外,我们也鼓励系友进行文化、文学评论与翻译的工作,因此,文化、文学评论的著作与译作,也是我们赞助出版的对象。
我们希望通过这项赞助出版计划,能为马华文学与华人文化事业的发展略尽绵薄之力。最后,我衷心祝贺编委会成功地完成编辑的工作。

《极目南方—马华文化与马华文学话语》序——林水檺
马大中文系向来像个大家庭,同学、师生之间的融洽情谊使中文系的成员们倍感温馨,更难得的是一有学术活动,总是群策群力,十分投入地将活动办好。文荣便是马大中文系典型的一名成员。
我忆起当年文荣办理入学手续时,曾经自我介绍,并说来自北马的吉打,投稿高级教育文凭中文系全靠自修。虽然这样的例子于马大中文系的学生并非少见,可是肯在没有教师指导下报考中文科,这股勇气已是令人激赏;因此也可知道他是热爱中华文化的青年。我记不起当时和他对话的全部内容,不过,我还依稀记得曾经跟他说了几句鼓励的话,这便是我认识文荣的开始。
在中文系修读的三年里,文荣除了应付课业外,还积极地参与各种活动,他也不时到我的办公室来讨论一些学术的课题。我们在一起时,我常将自己的一些心得说出来,和他交换意见。回想当日教学相长的情形,其乐也融融。刚好在那个时候,马大中文学会被当局批准成立,伟杰中选为主席,文荣则当选秘书之职。从那件事又反映出他在马大深孚人望之实。他于1989年大学将毕业时,出任毕业纪念刊的执行编辑,经过他的精心策划,终于出版了一本三百多页的《马来西亚大学中文系八八/八九年度毕业纪念特刊》。就量而言,在马大中文系毕业纪念特刊中实属空前,真不希望它成为绝后者。对他编这本特刊的付出和能力,大家都赞赏有加。
大学三年的生活培养出了文荣对学术研究的兴趣。因此,毕业之后,他决定攻读硕士课程。经过洪师天赐教授的用心指导,他如期的写成了硕士论文《列子的哲学思想研究》。在这段期间,他还参加雪隆工商总会问价组所举办的儒家思想论文翻译赛,即将著名学者有关儒家思想的论文译成马来文。他和林金辉都是此次翻译比赛的最高名次得奖者。
修毕硕士课程,文荣原想继续在马达攻读博士,岂知当时却出了一些状况,令他无法顺利提出申请。否则他如今可能已获得博士学位。这件事不必说一定引发他长久的不平,然而事亦如此,徒呼奈何。不过,我想说的是,在马来西亚这样的环境里,中文最高学位研究课程少人问津,肯立志专研的有如凤毛麟角,诚属不可多得,有远见者应该成人之美,尽力鼓励和培养,对华人文化的传承才能有功,若是故意挑毛拣刺,多方阻扰,肯定只有扼杀本地华人文化发展的生机。
获得硕士学位之后,文荣即南下柔佛南方学院担任中文讲师。有鉴于他教学认真,责任心重,1998年至2000年之间,受到院方器重,委他为该学院中文系系主任。那是恰好我也在南院兼课,有机会看到他如何在任期内全力推动和改进系务,同时还在1999年举办了“马华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他亲自出任工委会主席。这样的会议对柔佛州而言,可谓创举。由于他领导有方,用心理事,不管是系务或研讨会,都处置的非常成功,尤其是研讨会,更赢得各方赞不绝口。当时作为旁观者的我,觉得他做事的确比昔日更加老练稳重,内心也称赏不迭。
文荣是一名对学术研究具有浓厚兴趣而且很有上进心的青年,有深造机会总会不轻言放弃。2000年初终于获得一个深造的机会,于是他排除万难,离妻别女,独自到遥远的北国,进入南京大学中文系攻读博士课程,我一方面赏识他的志气,另一方面也感到欣慰,因为他终归可以在学术之路更快速地迈进,并且一了考取博士学位的心愿。不过他攻读博士课程的同时,还得安排回南院继续授课之事,两头奔波,我真怀疑他如何有时间喘息。不料某天晚上,他竟然打电话来说将出版论文集,要我写一篇序,这消息真令我惊喜万分,我实在佩服他那股努力不懈的精神。
看了他这本集子里的论文,我欣觉文荣近来的学问又有长足的进步,尤其对西方理论方面,更多所涉猎。平心而论,学者处身今世,若想在学术上出人头地,非得博览群籍,中外兼通不可。文荣对文学理论不甘囿于一见,正可从他这几年来勤勉研读各种主义明显地反映出来。<挪用“他者”的表述策略——从殖民话语到后殖民话语的马华文学>和<霸权下的焦虑与抗争——论潘雨桐“何日三部曲”的后殖民话语>是文荣学以致用,将西方后殖民主义等理论取来评析马华文学的两篇论文。
本集共有论文10篇,内容方面出了《新马来人与环球华》外,主要围绕着两个大家所关心的课题,即马华文化与马华文学。论马华文学者,除了前文所提的两篇,还有<洁净的形体,污秽的灵魂——评黎紫书《天国之门》的批判意识>,若将之与前面两篇相比,可以明显地看出这篇论文的特色在于较少理论,多属直抒胸臆的评析。文荣在其他篇论文中对马华文学的论点,有一些当然不是完全和我的看法相一致。例如族群和土地对文化的比重问题,我们的意见便略有差异。不过学术本来就重视讨论,不同的意见提出来相会交流,对研究工作大有裨益。
文荣一边在马来西亚教书;一边在中国攻读博士课程;一边又须照顾家庭,所挑的担子不可谓不重。可是,他不但教书、求学、治家三方面都照应得宜而且还有办法不断地从事研究工作和写学术论文,真是了不起。有缘和他共同为马大中文系及南方学院之成员的我,在此怀着无限愉悦的心情为他这本论文集的问世添上几句赘语以为序。


 

书评

读后感

cover
983-2453-01-1
许文荣
不详
2001年8月31日
简体中文
183
请稍等,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