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在新加坡及其影响1927-1948

林万菁:《中国作家在新加坡及其影响1927-1948》,文学史料。

目录

目录
第一章 引论 1-8
1.研究目的与方法 1-3
2.研究的对象——“中国作家”的概念 3-7
3.局限于1027-1948年的意义 7-8
第二章 中国作家南来新加坡的时代背景与目的 9-16
第三章 1927年至1937年中国抗战前南来的中国作家 17-35
4.洪灵菲 17-19
5.老舍 19-22
6.吴天 22-25
7.其他 34-35
第四章1938年底南来的郁达夫 36-61
8.初到新加坡 36-37
9.编务种种 37-43
10.婚变 43-48
11.扶掖青年 48-53
12.抗日救亡活动 53-56
13.在新加坡留下来的作品 56-61
第五章 1940年底南来的胡愈之 62-82
14.主持报馆笔政 62-68
15.其他重要活动 68-73
16.在新加坡留下的作品 73-82

第六章 1937年中国抗战后至1941年南来的其他中国作家 83-106
17.高云览 83-87
18.金山 87-89
19.王纪元 90-94
20.杨骚 94-96
21.王任叔(巴人) 96-101
22.沈兹九 102-104
23.陈残云及其他 104-106
第七章 1945年至1948年南来的中国作家 107-115
24.杜运燮 107-111
25.夏衍及其他 111-115
第八章 中国作家对文学艺术方面的影响 116-131
26.沟通中、新文艺并鼓舞马华文坛 116-118
27.几场论争 118-127
28.偏重社会性的文学观 127-130
29.结论 130-131
第九章 中国作家多社会思想、文化方面的影响 132-140
30.筹赈救亡、一呼百应 132-135
31.传扬新思想、铜丸走板 135-137
32.是作家,也是社会运动家 137-139
33.结论 139-140
34.附注 141-183
35.参考书目 184-198
36.后记 199


前记
好事多磨。在研究上,“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其中的甘苦,只有身历其境的人才能体味。
《中国作家在新加坡及影响1927-1948》,是利用极零碎的时间陆陆续续地完成的,也是半工半读的心血结晶,前后费了不及两年的时间完成初稿;在研究速度上,已经是尽我最大的能力了!这原是一篇高级学位的论文,在行文上,难免“学术化”了点,但可以向读者告慰的,是写作的真诚与保存史料的信念。
论文是一九七八年一月完成的,完成后,看到方修先生的《战后马华文学史初稿》(1978年2月出版),发现其中对“马华文艺独特性”的提出及关于“侨民文艺”的论争有非常详尽深入的报导与分析(见该书第三、四、五章)。我在论文里对有关问题虽曾涉及,但十分精简,读者诸君如果有兴趣,还必须对照方修先生的书,才能对有关问题得出合理的结论。
至于郁达夫的离开新加坡,颇具传奇性,在论文里,我不曾详细追究,过后在潘受先生的《海外庐诗》上册卷二(线装,南洋大学中国语文学会出版,1971)里见到一段诗注,对郁达夫离开新加坡的经过记述的很翔实。这段诗注是这样的:
一九四二年二月郁达夫自新加坡围城出走,其小电船原为洪永安备,一供余与永安两家眷属用者,约定五日黎明开往邻近之苏门答腊小岛。余告知达夫及李铁民,皆欲同行。先一夕,乃同一下塌怡和轩待发。达夫所携小行箧,衣物数事而外,有白兰地酒一瓶,牛肉干十余块,诗韵一部,曰舟中可唱和也,相与大笑,酒三人,立尽之。达夫又言胡愈老等数人尚无以为计,余念与永安两家别构得西行船票,行期为六日,因商得永安同意,将小电船座位尽让与之,遂分途。……
至于冯伊湄(本项文页106),在新加坡期间,据说曾任南华女中的校长。也曾任道南小学的教员,在文教界,作过相当的贡献,这是应该补充一下的。
论文第三章提到的吴天,在六十年代已经去世了。这是最近读到楼满岚写的一篇《不老的赵丹与黄宗英》(《镜报》第15期,1978年10月)才知道的。
论文初稿写完之后,屡加删增。除了王润华先生之外,方修先生、李向先生,潘受先生曾对本文作一番校阅,提供许多宝贵的意见。当然,研究没有止境的,将来有机会,再把全文加以修订。
一九七八年十一月


后记
1976年4月初,在王润华先生建议下,拟定了“中国作家在新加坡及其影响”这个专题研究。王先生觉得在新加坡研究中国文学,最终目标一定要本地化,以新加坡人的立场及眼光,来作为出发点,这样比较有收获,而且有意义。
研究开始后,碰到很多资料搜集上的困难。资料不全,不免影响归纳分析工作的进行。由于战火(新加坡沦陷)的洗礼,许多战前的资料淹没了;由于人为的因素,战后文艺界不少史料与文献也莫名其妙地消失。若干作品集只闻其名,不得其书(象吴天的《怀祖国》、陈残云的《南洋伯还乡》、夏衍的《劫余随笔》。巴人的《任生及其周围的一群》……)。尽管找老作家、遍访国家图书馆、南大及星大图书馆,甚至到历史悠久的华侨中学图书馆,都不得要领。我生也晚,无缘一读,委实遗憾!
由于本论文是个新鲜的题目,前人从未作过系统的探讨,可资参考的书面研究微乎其微,因此,必须广泛披阅原始资料,从旧报章下手。另一方面,我尽可能汲取口头资料,听前辈追忆点点滴滴的古实,补充书面的资料。在写作的过程中,有时为了章节的连贯,为了某一问题的质疑,搁笔长思,个中甘苦,真如蚕之饱吃桑叶,吐丝织茧!
整个写作,得到指导老师润华博士的全力帮助、悉心评改。至于协助解决文坛故实的,要谢谢方修先生、施香沱先生、李向先生、李汝琳先生、王秋田先生等。此外,星大中文图书馆许国华先生、南大图书馆许x义先生、国家图书馆东南亚室及南洋商报资料室诸位负责人、华侨中学校长与图书馆主任,慨允借阅书籍与显微影片,更是情不可殁。又,蒙诸多友好及学生多方协助蒐寻旧籍、影印并抄录资,合应在此特别志谢。
1978年1月南洋大学 

书评

读后感

cover
zhong1guo2zuo4jia1zai4xin1jia2po1ji2qi2ying2xiang3
林万菁
不详
1978年11月30日
简体中文
214
请稍等,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