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馆长许文荣老师赴上海参加“现代主义文学国际研讨会”

2013年12月15日

2013年12月6日-9日,上海外国语大学文学研究院举办“现代主义文学国际研讨会”。该研讨会共有一百五十多位世界各地学者共襄盛举,许老师应邀出席,并发表的题为〈马华文学最早期的现代主义文学〉的论文。

在论文中,许老师尝试提供一条新的线索,让马华文学现代主义的萌发时期比一般的看法推得更早。一般认为现代主义在1960年代开启,民间学者兼诗人温任平与学院派的张锦忠都持有此看法,虽然他们对后来的现代派发展着重点不同,前者比较高举天狼星/神州,后者更注重以陈瑞献与梁明广`为首的所谓六八世代。

这个线索其实从方修本身的文学史中所寻获。方修是第一位写马华文学史的学者,他在著作中对1930年代上半期文学现象的归纳:“现在因为马华文学晋入低潮状态,许多典雅华丽的散文小说充斥着星洲以至槟城的一般文艺报刊,而李金发式的象征诗之类尤为流行。这方面的代表刊物是槟城新报的《诗草》(1933年夏—1935年初)。《诗草》上不但大量地刊载形式主义的诗作,同时也向安南、上海等地广泛征稿,可见该刊的宣传形式主义是如何的卖力了”,“《热风》 是个纯文艺副刊,19 3 4 年3 月16 日创刊, 温梓川主编, 侧重刊登散文和短篇小说。《诗草》 则是个新诗刊, 综合发表诗歌创作, 诗论, 诗人略传等等, 1 9 34 年4 月5 日发刊,由温梓川先后与杨实君及吴逸凡合编。”两者都是《槟城新报》的文艺副刊,同时宣导现代主义。 

为什么是在1934年?许老师推论,1933年全球经济大萧条,暴露了资本主义经济的危机四伏与丑态百出,加强了对资本主义工具理性的批判。在五四写实主义文学与左翼文学逐渐低迷下,强调浪漫抒情、隐喻象征与形式试验的文学风尚则有机可乘,在1934年迅速冒起,掌握了《槟城新报》的这两个文艺副刊:即《诗草》与《热风》。这股新的文学趋向与时代语境有密切的关联。而除了创作外,他们还翻译与评介了大量的现代主义作品与论述,包括对西方、中国现代主义的代表人物如艾略特、魏尔伦、冯至等。这样的一股现代主义的风尚,在1934年高潮后慢慢消退,主要原因是1930年代中期,日军大军压境中国领土,南洋华侨在救亡压倒启蒙的情况下,纷纷加入抗战与抗战文学的行列,这股现代主义的芽苗便被搁置一旁而无法开枝散叶,只停留在初发的阶段,无法继续引入西方或中国的现代主义养分,上升到较为深刻的创作与诗学建构,实属可惜。无论如何,还有零星的火种继续燃烧着,特别是在1940年代青年杜运燮与1950年代的威北华(野白鲁),然后才进入到六十年代的现代主义风潮。

除了发表论文外,许老师也受邀与华中师范大学的邹建军教授共同主持关于“现代主义在亚洲”的分场讨论。有关马华文学的现代主义发展有不少争论,许老师的论述建立在对原始文献的掌握与分析上,丰富了该议题的多方位诠释。同时,马华文学的现代主义与世界文学的现代主义密不可分,深入的探讨交流将有助于彼此的进一步发展。

(马峰报道)


 

请稍等,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