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梦痴言:殷殷孺慕仰洪师

2013年1月15日

拉曼大学2002年创校,我在同年进了拉曼大学成为中文系第一届的学生。这一届共有41位同学,我当年62岁,是班上的“老”同学。

洪天赐教授是拉曼大学中文系首位系主任,负责策划中文系初步教学模式及编制课程纲要,为拉曼大学中文系奠下了稳固的根基。

为人谦虚朴实

洪老师德行高洁而温文儒雅,谦虚朴实却和霭可亲,举手投足间在在散发出大师级的人格魅力,和他相处真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在两所大学的求学历程中,全部老师年纪都比我小,只有洪老师比我年长四岁,其他老师都称我“徐先生”,只有洪老师一人直呼我的名字:“持庆”。

每届课间休息,我多数约同洪老师及林水檺老师同到食堂品茗或用餐,师徒之间欢聚无间。

在席间不管闲聊或聆听教益,必有如沐春风的愉快感觉!

2010年2月我在中国过农历年,从家乡寄了一帧贺年片向洪老师拜年。

3月中旬意外地接到洪师亲笔修来一函,内有一段云及:

近来半岛气温酷热异常,你选择在家乡过春节实是明智之举。春节期间拜读大作获益良多,特别欣赏你数十年如一日的淳朴真情。从1962年的《折柳》到2003年的《邦咯岛金沙滩与若梅漫步》,一直没有失去起初的爱,真是难能可贵,夫妻之间“浓情蜜语,效渚畔鸳鸯、花间蛱蝶,头白不相去。”(《摸鱼儿‧情为何物》)。


亦是性情中人

从函文看出洪师亦是情深无限的性情中人!

信中还对我的很多首拙诗作了短评。除了感激洪师细读我的诗作外,这份恩师锡徒之深情实令我感戴难忘!

我是如何幸运地得到恩师盛意拳拳的眷顾呵!羁居客地竟然意外接到洪师的来信,使我感动得泪花凝眼,信上的墨迹深深触动我的心弦!

我是三生修来的福气才得以列于老师的门墙,才有缘亲炙恭聆老师一载的教诲。怎样才能慰解我对老师殷殷孺慕之情呢?我当时唯求明月把我们从两地联系起来,把彼此的心沟通在一起,然后通过月光来传递我对老师的爱慕和响往之情。我曾写一诗为志:

恩师何幸顾拳拳,客里飞传意外笺。
感我泪花凝眼线,捧他墨渖触心弦。
三生修得门墙列,一载躬聆砚席缘。
孺慕殷殷奚所慰,唯求千里共婵娟。

前排中为洪天赐教授伉俪,右為王介英教授,左为林水檺夫人。
后排左为蔡慧沁硕士,右为笔者。

 

文/徐持庆

转载自,南洋商报副刊. 商余. 文学(2013年1月10日)

请稍等,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