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位与马新颇有渊源的国际知名女作家韩素音

2012年11月3日

得悉国际著名女作家韩素音本周五在瑞士的洛桑离开人世、安息主怀,马电图同仁莫不感到惋惜不已。韩女士与马来亚新加坡关系密切,并对本地的文学、医疗、教育等领域做出不小的贡献。
韩素音(Han Suyin, 1917-2012),又译为汉素音,英国籍中欧混血儿。她原名周月宾或周光瑚。原籍四川的父亲周映彤(1886-1957),于1901-1913年赴比利时留学,是最早被派往欧洲留学的中国学子。在比利时与韩女士的母亲玛格丽特•丹尼斯(Marguerite Denis, 1885-1965)认识交往,最终结成连理。


韩素音小学与中学时代在中国接受教育,大学时负笈比利时与英伦,后来完成医学学位课程,1948年正式取得医生资格。她早年行医,后来才改行成为专业作家。
韩素音似乎对军人情有独钟,她一生所经历的三段婚姻中,三位丈夫皆是军人出身。第一任丈夫是国民党军官唐保黄,后来在国共内战中阵亡;第二任丈夫是英国军官Leon Comber(梁康柏),韩素音因为他而获得英国国籍,并跟随梁来到马来亚。梁后转到警察部队,但两人后来离异;第三任丈夫是印度军官Vincent Ratnaswamy(陆文星)。
韩素音于1952-1964年在马来亚与新加坡居住。她是随夫婿梁康柏来马,最初住在新山,并担任过柔佛新山中央医院的医生。她的夫婿梁康柏曾是马来亚柔佛警察特别政治部的高官,后因受韩素音所写的小说《餐风饮露》所累而丢官。韩素音也离开政府医院,本身出来开设私人诊所。在马新12年,韩女士从一名医生身份转为专业作家,因此这是她人生一段很重要的时期。


她在1952年出版了长篇小说《美不胜收》(A Many-Splendoured Thing )后,便在西方文学界崛起。这部小说后来在1955年被改编为好莱坞电影《恋爱至上》(Love is A Many Splendoured Thing),在全球各地引起很大的轰动,更使韩女士名声大噪。
在马新12年期间,韩女士完成三部长篇小说,一是以马来亚为题材《餐风饮露》(And The Rain My Drink,1956),二是带有她个人恋情色彩的《青山不老》(The Mountain is Young,1958),三是以柬埔寨为背景的《面面俱到》(Four Faces, 1963)。前两部由当时的马新著名报人李星可译成中文。其中《餐风饮露》直接探入紧急时期的禁区,即马共的艰苦斗争与英殖民政府强硬的剿共手段,通过颇多位具体的马共成员的经历,以一名医生的视角来叙述,属于半历史半笔记式的小说。


1956年7月22日,由马新两地知名作家所倡组的“文艺写作者协会”,韩素音也是这协会的70位发起人之一。她也把马华作家的作品推介到海外,请李星可把一些优秀的马华小说与剧本翻译成英文,在她的努力下,李星可的剧本《桥上》、姚紫的小说《窝浪拉里》及苗秀的小说《河滩上》等作品,被刊载在香港英文杂志《东方地平线》(Eastern Horizon)。
此外,韩女士也写了一篇〈马华文学简史〉,纵论马华文学从战前至五十年代的发展,原载于香港《东方地平线》月刊,后译本(李哲译)被收录在赵戎编《新马华文文学大系》第八集“史料”部分。这是一篇从一位英文女作家的视角对马华文学的另类审视,很有文学史的价值。
韩女士也关注南洋的华文教育。当陈六使先生1953年提出南大概念,韩女士便做出响应,支持南大的创立。她认为马来亚文化应包含所有主要民族的语言与文化,华族文化是马来亚文化的一部分,因此南大的成立将给马来亚社会带来裨益。1954年韩女士受陈六使之邀,给予倡议中的南大提供个人意见。南大成立后,韩女士担任了三年义务校医(1956-1958)。也担任文学院的义务兼任老师三年(1959-1961),先后为学生开授几门课,其中一门是“亚洲文学”(Asian Literature),相信这是当时全球最早在大学讲此课程的作家。
离开马新之后,韩女士正式成为专业作家,并不断有佳作出版,这些作品都带有一定程度的自传色彩,包括The Crippled Tree《伤残的树》(1965)、 A Mortal Flower《凡花》(1966)、Birdless Summer《寂夏》(1968)、My House Has Two Doors《吾宅双门》(1980)、Phoenix Harvest《再生凤凰》(1980)等,这使她在1960-1980年间的西方文学界颇具影响力。


韩素音遗下两位与她感情非常要好的养女唐蓉梅与周惠音,马华文学馆同仁在此诚挚地向韩女士的至亲家属致哀,并期望能有更多研究者继续研究与发掘韩女士在马新的经历,以及她的作品所具有的独特风格与美感。

请稍等,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