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文学之路的旅者,守望马华文坛的硬汉 ——追忆陈雪风先生

2012年11月1日

        马华作家兼评论家陈雪风先生于10月31日辞世。他的一生与文学结缘,并义无反顾的行走于文学之路。他是一位坚守文学园地的勤恳耕耘者,以不倦热情奔走于马华文坛。《人民需要马华文学》是他的激情宣告,“人民需要文坛硬汉”则是掷地有声的回响!
        当惊闻噩耗,我涕泣痛惜不已!我始终无法确信陈老已悄然远去!在马来西亚,我与他有过几次短暂的相聚,他对文学的执着与谈锋的激昂让我记忆犹新。在中国,我与他有了更深入的接触,他对马华文坛的赤诚肺腑与拳拳之心令我难以忘怀!
        10月20日至26日,我去参加在厦门、绍兴举办的第九届东南亚华文文学研讨会。20日,我抵达会议所在地——厦门市文联宾馆,与陈老异地相逢,心中有颇多惊喜。此前,我并不知陈老也应邀出席,当我询问是否可以合住,他很爽快的便答应了。从21日开始,由厦门到绍兴,我们一起参加会议,几天来一直与陈老同吃、同饮、同行、同住!在会场,当各地代表发言时,陈老是一位神情严肃的聆听者。闲暇时,大家谈天说地,他是一位易于亲近的老者。晚餐后,我和朋友陪陈老逛海边、游夜市、买唐装,他是一位兴趣颇浓的旅者。他喜欢接触不同城市的风土民情,到绍兴的热情则缘于对鲁迅先生的敬仰。
        晚间,秋寒来袭,我们瑟缩被窝,开始海阔天空的闲聊,此时他是一位历经沧桑的智者。从文学到人生,他动情的讲,我用心的听。他谈起年轻时闯荡新加坡的落魄,谈起对朋友的赤诚,谈起文学之路的曲折,也谈起自己在马华文坛的寂寞。我说他有直言无忌的性格,是难得的敢于抒发自我的批评者;他说他因自己的口无遮拦,得罪了不少人,到处树立了“敌人”。这或许并不尽然,他的坦诚之心已得到文坛应有的敬重,仍有很多朋友尊重、理解、关心、支持他。正如他提到的“有怨无悔”,他的文学之路有着不为人解的孤独,然而他却始终无悔的秉持硬汉的豪情。
        10月26日,会议结束,我从绍兴经杭州返回马来西亚,陈老与众学者同乘巴士转动车去福州。临行前,我送陈老登上巴士,并与大家握别。转身的霎那,我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原来是站在巴士门口的陈老,他特意向我这个“五天的室友”挥手作别。当又一个五天过去,是短暂的,也是永远的,孰料与陈老一别竟成永诀!当泪水奔流,我依稀看到挥动着手的陈老,而这一切近在咫尺,却又那么的遥不可及,那么的模糊迷离!
        对我而言,陈雪风先生是赤诚真率的文坛前辈。在他生命的最后十天,我陪他走过一半,“永恒的五天”将激励我的前行之路。陈老为文学而生,将最后的生命倾洒在文学之路!愿他在文学的殿堂安息!诗以悼之,以寄哀思:
                悼陈雪风先生
雪融凝冰锻铁骨,风起涌云炼文章。
文坛驰骋心不羁,陈情可表志昂扬。
                                                                    马峰,金宝,2012年11月1日



                                                           10月22日,厦门大学鲁迅纪念馆合影



                                                          10月25日,绍兴稽山园合影

请稍等,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