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陈老

2012年10月30日

        从李宗舜前辈的面书上得知陈雪风老师今天上午过世了,这消息真的让我相当震惊。因马峰师兄日前才从中国参加研讨会回来,向我们提起他与陈老在研讨会期间都住在同一间房间,陈老与他谈及文坛种种……不料,陈老才从中国返马隔日,即突然离世,怎么不让人感慨不已。

        我第一次见到陈老,是2010年12月,在“第17届新纪元大专文学奖”的颁奖礼上,陈老是我参赛作品的评审老师,事后,我翻阅参赛作品集,后附录有陈老的点评,他对于各个参赛者的作品都给予很认真的评阅,很感谢他曾经那么用心给过我指教。

        我与陈老相识于2012年2月,因参与马华文学电子图书馆计划,在馆长许文荣的带领下到吉隆坡进行探访时,与陈老见面。当时陈老还声声感叹时代的进步、科技网络的发达,电子书逐渐普遍,他已身在尖端时代之外。虽然如此,他对于时代的趋势还是保持乐见其成的心态,对于电子书的推行表示大力支持,并且也将他所出版的书本赠送予我们,以扫描上载。我在给他录制“现身说法”的短片之后,他很期待短片的剪接,还一直表示自己比较唠叨,跟我说不好意思。无奈因技术问题,陈老的短片直至今日仍没有处理好,这将会是我心中永远的遗憾。

        我与陈老最后一次见面,是在2012年7月,在拉曼大学里头举办的“马华现代诗国际学术研讨会”会场上。还记得休息时段,我与陈老照相、聊天,陈老相当关心文坛近况,聊起自己对于马华文坛的心得,也闲话家常,记得那天与陈老开玩笑,他笑得很开心。陈老谈笑风生的模样,至今仍深刻浮现在我的脑海。

        数次遇见陈老,他都会说自己是赶不上科技潮流的人,因为投稿总是手稿,字体又草,常常面对文章无处可登的窘境,虽然他嘴上这样说,但他还是慢慢学习使用电脑,可见他具有非凡的毅力。我们都知道,每回马华文坛有新动向,他绝对第一时间知道,也常常写文章回应;他总是积极参与国内外各学术研讨会,始终保持孜孜不倦的学习态度。单从这两点,马华文坛的后辈里头,没有多少位能赶得上陈老的激情与热忱。谁还敢嘲笑陈老落伍呢?

        我们将永远怀念这位曾经给马华文坛注入新鲜热血的前辈。陈老不是被时代淘汰的人,他是站在马华文坛尖端的论者,带着雪花纷飞,伴着风云骤起。(罗湘婷)
 

请稍等,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