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忆中的马汉老师

2012年6月20日

     

        “马汉先生走了…”

        望着简讯、讣闻,我一阵错愕,良久,极不愿意地,接受这个事实了。

        脑海里,尽是马汉老师亲切的笑容,他在信上、在电话里给我的支持和鼓励……

        自从数年前回国执教,我着手马华儿童文学的研究,有幸向多位老前辈求教,马汉老师便是其中一位长者。尽管当时与老师素未谋面,仅以书信和电话交流,但他的诚恳与谦虚,让我印象深刻。直至某次聚餐,我终于见到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作家。当时他的听力已经不太好,但明白我称呼他作“老师”,再三表示不敢当。我郑重地说:“您和年红老师、梁志庆老师、爱薇老师,都是我尊敬的老师,您们无私地教了我许多东西啊!”

        马汉老师知道我从事马华儿童文学研究,经常主动把相关的书刊寄给我,有几次甚至把他珍藏的绝版品借给我。每回给他拨电话致谢时,他总会热情地与我分享文坛点滴,不管是陈年掌故或最新动态。有时谈起我碰到的各种难题,他总是将所懂的倾囊相授,若遇着不肯定的或是不知道的,他还不顾自己精神不济,想方设法帮我打听,热心得令人感动,也让我觉得愧疚。他好几次在电话里说,他很乐意将自己在创作、教育和编辑出版各方面的经验与人分享,就怕没人愿意聆听,或嫌他过时,不屑理会。然而,对我而言,马汉老师的记忆就是马华儿童文学史初稿的一大部分啊!这些宝贵经验,都是我们熟悉的马华文学史上长期缺席的史料啊!我自投入这门研究,终日战战兢兢,唯恐辜负老前辈们的寄望。没想到,才在今年初完成一篇评论马汉老师的文章,他看过复印稿后马上给我写了封信,满纸谦卑和欣慰……还没来得及让他看出版品,竟就这样走了……

        此时此刻,我实在无力以理性思路回顾他老人家一生对马华文坛、对教育界的付出,只想静静地忆想他的面容,他信纸上的字迹,他电话筒里传来的声音……

                                                                                                                                          廖冰凌,2012年6月20日

请稍等,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