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让江畔的哀鸣——马电图同仁深切哀悼资深作家吴岸

2015年8月10日

        昨日惊闻诗人吴岸过世了。吴岸于1953年即其15岁时开始创作,创作年限横跨千禧年长达半个多世纪,为马华文坛留下了丰厚的一笔资产。马电图同仁对于马华文坛失去了一个资深作家感到万分痛心!

       本馆曾于2012年到访东马,在古晋获得了吴岸的热烈欢迎,还记得步入机场大厅就看见了诗人标志的长长白髯,和蔼的微笑欢迎我们来到砂州。在诗人的穿针引线下,我们一行人还认识了写作人黄叶时、国际时报总编辑兼董事李福安以及星座诗社社长梦扬。一众文艺工作者相聚在吴岸府上,谈论古晋写作状况以及分享他们个别的创作成果。随后诗人更是款待马电图一行人一顿丰富道地的午餐,记得他指着一碟龙须菜,说那是当地美食,言辞间对砂州的浓烈情感,不言而喻。没想到三年前古晋一别,竟成永诀!

        诗人曾于1960年,因参加砂拉越独立运动,被捕入狱10年。还记得在狱中,他写了一首新诗〈人行道〉:


在一亩天地里

人行道太漫长

清早, 踏着它奔跑

黄昏, 踩着它踱步

一月一年十年

竟无法抵达它的尽头

在一亩天地里


反复踩踏的一亩土地,因岁月漫漫,幻化成长长的人行道,十年岁月孤寂得没有尽头,凝聚成诗人十载空白。十年的压榨,换来诗人在往后半世纪孜孜不倦地疾笔,创作出一阕阕动人的礼赞,滋养马华文坛这棵绿树。


阳春台

阳春台

你何日灯光重燃

锣鼓再响

演这一代我的荣辱悲欢?
 

        而今诗人长眠,而诗文长存,继续吟唱诗人的荣辱悲欢!

 

与诗人吴岸谈论诗文,居中者为星座诗社社长梦扬。

 

 

与黄叶时(左二)、吴岸(左三)及李福安(右三)摄于吴岸府上

请稍等,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