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道别

2014年9月6日

2014年8月18日,连续三天何乃健先生应邀为农民、中学生及拉曼大学生主讲。我有幸再次与他会面,谈学习,论人生。


何老师与我久别后的第一句话:“今天是我们第一次会面一周年纪念日,真的这么凑巧。”去年去吉打拜访他是在2013年的8月18日,又过去了一年。时间流逝让我们措手不及呀!


那天午后,我们相约所谈及的话题从家庭到教育,从社会到人性,从生活到思想,从际遇到生死,畅所欲言。然而说到不久前刚离开文坛的郑秋萍老师,他虽有所愕然,但仍从容地回忆之前秋萍给他的慰问。我一时感情使然失态流泪。他看着我悠悠的哭泣,不发一言。待得冷静下来,那气定神闲的表情给人一种释怀的勇气。


我询问何老师有关推荐文学奖事宜。他轻描淡写地回答:夫唯不争,故无忧。这种人生至高境界的追求,在何老师只字片语中一览无遗。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富有,满足现状。只要在有生之年还能为别人服务,为社会作出一点贡献,就是最大的福气了。只要每天早上还能睁开眼睛醒过来,就是得到上天的厚爱,一切足矣!


然而,经过了两场的讲座后,我察觉到何老师的疲累不堪,但他仍然尽所能完成自己的工作。我意识到生死的离别已开始酝酿,心中忧虑,曾经在面对着他时,一股小小的声音在心中盘旋。“何老师,你是来道别的吗?”这没说出口的话,我一直藏在心里,直到如今我才惊觉那种灵感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何老师,永远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平凡的人,在很多人的心中铸造着不平凡的事迹。他一贯常态的低调行为,让我见识到他常强调的众生平等,人与动植物都是这个世界的生命体,活着就要为世界贡献力量,哪怕一息尚存仍旧全力以赴!


回应何老师给大家的《祝福》。

当您从浩瀚的宇宙抽离,
我们以天边的晚霞相映,
一棵不知名的植物孕育出满园的绿意,
待春天的万紫千红,
撒遍大地,
就是我们重逢的时季!

何老师,了无遗憾的告别,您已做到了!安息!

                梁丽秋撰文

请稍等,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