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紫(郑梦周)

photo
姚紫(郑梦周)

姚紫先生原名郑梦周,1920年生于福建泉州安海镇,1982年2月18日因癌症不治卒于新加坡,享年62岁。

郑先生于1947年底搭客轮“万福斯”号抵达新加坡,时年24岁。来新之前,他是厦门《江声日报》的编辑,由于抨击当时的国民党政府而被通缉,不过,他曾自言一生并未参加任何政党。

1948年,郑先生开始在道南小学执教,1949年转到晋江学校。

同年3月,他以姚紫为笔名,在《南洋商报》发表中篇小说《秀子姑娘》,在当时的文坛奠定名声。

《秀子姑娘》在报上连载发表后,于同年5月出版单行本,而郑先生也因此从学校转入报馆工作,开始时是担任《南洋商报》的资料室主任兼编辑。

任职商报期间,他主编过《家庭妇女》版、《星期六》周刊和《文艺行列》月刊。

他自己曾形容,那是他一生最得意的时候。

当时,郑先生也兼任《南方晚报》副刊《绿洲》编辑。

他所编的副刊,都有独特的风格与个性,其中对本地华文文艺发展有一定影响的是《世纪路》。这个文艺副刊成了许多当今知名写作者开始创作并得到郑先生鼓励与栽培的园地。

1954年2月15日,郑先生离开了《南洋商报》而创办了“文艺报出版社”,专心搞文艺工作。

在未离职前,他还曾办过一份周刊——《海报》,但只出版半年,即因报馆当局不准属下员工同时办报而停刊。

“文艺报出版社”成立后,出版了《文艺报》月刊,由于大势所趋,卷入了反英国殖民统治和要求民族独立的文艺阵线。郑先生因此也曾于1954年9月间被殖民政府拘捕,盘问三天四夜后始获释放。

1955年,《文艺报》月刊的出版执照也因此而被吊销。郑先生随即到柔佛的宽柔中学重执教鞭,任该校高中部国文(华文)主任,同时也创办了另一份周刊《社会新闻》,但只出版三期,执照又被吊销。他因此也只得暂时停止文艺出版活动。

1956年,郑先生创办了《大地》十日刊,但只出版三期即被查封。

然而,他不屈不挠,翌年又筹划出版文艺丛刊,主编《九月的风》,但只出版一期。1958年8月,应聘到吉隆坡出任《钟声报》总编辑。该刊出版十期即被令停刊。

同年,郑先生主编了一份特刊《新马工商考察团在北京》。

这是他生活相当困苦的时期,1959年他曾做过一段时期的海员,在来往新加坡与印尼的轮船上工作。

1963年,郑先生创办“天马图书公司”,并出版了中国名剧家曹禺的作品《桥》,小说家穆时英的作品《黑牡丹》,金玉明的作品《萧红的一生》,他本人的作品《窝浪拉里》(小说)、《没有季节的秋天》(小说)、《西楚霸王——项羽》(历史评论)和《萍水记》(小说,笔名欧阳碧)。

1965年底,郑先生再接再励,出版了《天马杂志》月刊。

1967年,出版《华报》周刊。

不过,这些刊物都只出一个短时期即自动停刊。关于《华报》停刊,郑先生生前说,该报本来销路不错,但后来他自己发现它的政治味道太浓,且不知不觉中受到当时中国政治发展的影响。

中国当时正处于文化大革命的大动荡时期,郑先生说他逐渐感觉到彷徨,因为,他认为中国不应是共产党的中国,而应是中国人的中国,如果继续被卷入中国的政治将会走进死胡同去,变成支持共产党的中国。因此,他决定自动关闭赚钱的《华报》。

从此,郑先生也停止了他的出版活动。

1969年4月1日,他应聘进入《新明日报》主编副刊《新风》,直至1977年5月31日离职为止。在这段期间,他又培养了一批年轻的本地写作者。

离开《新明日报》之后,郑先生就没有再寻找其他工作,虽然他曾有过再搞文艺出版的计划,但却始终无法实现。

1981年,他发现自己患上绝症,多方求医,但终于药石罔效,与病魔挣扎了一年多之后,终于撒手尘寰,就像一颗曾经在夜空中发出绚烂光华的流星,在黑暗中陨落。

郑先生于四十年代末期只身南来,死时仍是孑然一身。不过,他在我国的文艺园圃里流下汗水、投下精神辛勤耕耘的收获是可观的。

他本人已出版的集子有《秀子姑娘》(中篇小说,1949年5月22日首版8000本)、《乌拉山之夜》(中篇小说,1950年)、《咖啡的诱惑》(中篇小说,1951年)、《马场女神》(短篇小说集,1952年)、《阎王沟》(中篇小说,1953年)、《风波》(中篇小说,1954年)、《带火者》(短篇小说集,1955年)、《黑夜行》(杂文集,1959年)、《半夜灯前十年事》(中篇小说,1961年)、《情感的野马》(散文集,1963年)、《没有季节的秋天》(中篇小说,1963年)、《窝浪拉里》(中篇小说,1965年)、《萍水记》(短篇小说,1964年)和《西楚霸王项羽》(历史评论,1964年)。

郑先生所用过的笔名甚多,包括姚紫、黄槐、贺斧、符剑、欧阳碧、上官秋、舒仲、公孙龙、西门凤、墨浪、吴笙、唐兮、司徒然、赵旭、淳于旭、鲁明、向阳戈和毕三等。

郑先生晚年虽已停止创作,但对文艺工作仍然耿耿于怀。他原想东山再起,但却斗不过命运的安排。他在临终前两天所写的自挽联,充分道出了他凄凉无奈的心境。

“五十始知非,原思有所奋发,修积寸功,补偿谬误;风雨偏来恶,无奈落花狂飞,凄凉明月,空照蒿蓬。”

1981年正月,郑先生病入膏肓,自知寿尽,于是在绝望之中振奋精神,召集友好,并立遗嘱,交待吴俊刚、张道昉、林范平和郑捷浩等四人为其遗产信托人,要他们在他逝世之后,将其遗产(其中大半为股票),在适当的时候转变为现款,设立文艺基金,以鼓励本地文艺创作。这也是他一生为文艺事业所献出的最后一滴汗,最后一份爱。

已出版书籍

第 1-2 条, 共 2 条.
请稍等,载入中……